welcome to here!

《最强大脑》蒋昌建:在主持界我还是“菜鸟”

1970、1980年代出生的人至今都念念不忘1993年那场轰动全国的新加坡大专辩论赛,在此后的近二十年中,“最佳辩手”就像烙印一样深深刻在蒋昌建额头,因此当他出现在江苏卫视《最强大脑》的节目中拿起主持筒,左手一挥,铿锵有力地说出“挑战开始”的时候,很多他当年的粉丝又沸腾了,还是一样Hold住全场的气势,一样简洁有力的风格,不一样的是此时已有不少白发的蒋昌建被封为教授男神。昨天,蒋昌建接受了记者的独家专访,在节目过半后,他仍把自己称为主持界的“菜鸟”,遇到主持界的“前辈”孟非,仍会像学生一样紧张。  “菜鸟”主持  看到孟非会紧张  记者:刚开始做节目的时候,您说自己是主持菜鸟,现在那么多期下来,菜鸟是不是已经起飞了?  蒋昌建:在主持方面我还是得说自己是个菜鸟,对于镜头、走位的感觉比第一期的时候好很多,但还没能成为我的本能反应。因为《最强大脑》美容院加盟这个节目比较特殊,每个选手的流程、挑战项目、道具、验证方式都是不一样的,所以我的主持也不能重复,我觉得这对于我来说是一个体力和脑力的双重考验,每次录影都会站很长时间,如果一些资深主持人,比如孟非来做嘉宾的话,我也会紧张,虽然我年龄比他大,但在他面前,我觉得自己就像学生一样。  记者:尽管您说自己是菜鸟,但感觉您的气势还是能够Hold住全场的,这与您大学时代是“最佳辩手”有关吗?  蒋昌建:如果我没参加过辩论赛的话,今天我在舞台上也还是这个样子,这也许与我从事教育工作多年有关,如果对一堂课的节奏能够把握的很好的话,舞台和讲台之间是可以相互借鉴一下的。但做主持人又跟教书不一样,上课前的教学大纲会准备得很充足,但做这个节目,由于选手的时间很紧张,我们往往要等到录影前的一个半小时才能拿到最后的串场稿子,所以很多情况下还是要靠临场反应。  记者:节目组有没有给您设计一些主持风格?比如说您左手举起,说“挑战开始”的一幕就很有这个节目的代表性。  蒋昌建:没有,节目组完全是让我自由发挥。在前面几期后我看到一些观众的意见,就跟节目组说我是不是要改变一下,导演组还是让我做自己就好了,后来我发现这是他们给我的一个“陷阱”,实际上是让我不要太紧张。也有很多观众说,为什么你总是说“挑战开始美容院加盟”,不能换点其他词,干脆、有力量是我的风格,但我必须说“挑战开始”,而不能说,“好吧,现在请接受你的挑战”这样的话,因为实际上这四个字后面涉及了很多工种,现场的音效、灯光、机位,还有选手的准备都在等我这四个字话音落下,所有工种同时开始配合。  录制现场  不忍心看选手离去的背影  记者:一开始导演组是让您做评审的,您有没有想过如果您现在不是主持而是坐在评审席上会是怎样的情形?您觉得做评审和做主持哪个更有意思?  蒋昌建:换位的话我没有想过,但从客观来说,肯定是做评审比较有意思。这个节目的特性决定了主持人的发挥空间不大,现场是要以选手的才艺展示为主,美容院拓客主持人在其中只是做一个穿插引导的作用,比如现场节奏、气氛的控制,一些深入话题的引入,能让主持人自我发挥、发表观点的空间比较少,而评审就可以自由地发表自己的观点。  记者:《最强大脑》现场经常会出现嘉宾就某个观点产生激烈辩论,很多观众会疑惑为什么这个时候作为“最佳辩手”的您却保持了沉默?  蒋昌建:我不是没有参与的情绪,但身为主持人的立场,我希望能够留更多时间让嘉宾来提出问题、讨论问题甚至激烈交锋,让观众更理性地去判断,理解节目的内涵。  记者:Dr.魏太过理性和冷酷的打分经常会成为众矢之的,抛开您主持人的身份,就您个人而言,您会选择站在感性还是理性的一边?  蒋昌建:我的感性将占上风,因为那些选手都太不容易了,无论是挑战成功还是失败,我都不太忍心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而是希望每个人都能够走进晋级的大门。  记者:在最近几期,您也不时流露温情的一面,拥抱和亲吻选手,被网友称为“暖男”,对这个称号您怎么看?  蒋昌建:人世间的温情从来不会嫌多。尽管每个选手都身怀绝技,但走上这个舞台都会很紧张,都渴望成功,在脑力方面他们是我的老师,但在挑战的时候他们又像是我的学生,所以我希望尽我所能让他们放轻松,在一中愉悦的状态下接受挑战。美容院活动方案至于网上说我献出荧屏初吻的书店老板王国林,因为他太热情了,上台后连续跟我说了十几遍太喜欢我了,我被他的热情所感动,我喜欢这样率真的人,而且他在自己经济条件那么窘迫的情况下还努力维持着他的小书店,这样的人生让我肃然起敬,所以我也以这种情不自禁的方式来回报他的热情。  娱乐节目谈科学  让文化产品更多元  记者:您前面也多次提到观众意见,每期节目结束后您都会看观众的评论吗?  蒋昌建:会啊,就像我上一堂课一样,我也希望听到学生的反馈,不希望我一节课讲了40分钟的废话,只有5分钟是有用的。在每周五的晚上,我占据了荧屏那么长时间,也不希望我的话对观众来说是没有意义的。  记者:您的学生会给您怎样的反馈,觉得在课堂上的您和在舞台上的您有什么不一样?  蒋昌建:我的学生比我还兴奋,当然碍于我是他们的老师,他们不会对我提出什么负面评价。  记者:最近因为《最强大脑》中您和Dr.魏,以及那部韩剧《来自星星的你》中的外星人教授,“教授”这个词好像一下子火了起来,作为真正的教授,您怎么看待这种“教授”被娱乐化的现象?  蒋昌建:我觉得不应该说是教授被娱乐化,而是歌舞娱乐节目的科学励志化。在《最强大脑》的节目中,明星的作用也不是纯娱乐,章子怡也没有谈演技,周杰伦也没有唱歌,所以我觉得《最强大脑》的出现是让荧屏的文化产品更多元化。  记者:《最强大脑》后是不是有很多节目来找您做主持人,会将此作为自己的一个副业吗?  蒋昌建:在《最强大脑》之前就有各种各样的制作公司找我去做节目。但我对节目是有要求的,它一定要跟教育、跟普及知识有关。当然教书还是我的职业,我做电视节目的前提是不能影响我正常的教学工作、占用我的上课时间。所以这次《最强大脑》的录制全部放在了双休日,而且有一半时间是在寒假,我会相对轻松一点。

  • 相关tag: 爱、已淡然`文章